趣查网 诗歌词赋 张养浩 雁儿落兼得胜令

雁儿落兼得胜令

元代 张养浩 隐居 生活
  • 诗文
  • 译文
  • 注解

往常时为功名惹是非,如今对山水忘名利;往常时趁鸡声赴早朝,如今近晌午犹然睡。往常时秉笏立丹墀,如今把菊向东离;往常时俯仰承极贵,如今逍遥谒故知;往常时狂痴,险犯着笞杖徒流罪;如今便宜,课会风花雪月题。

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。出因云晦明,云共山高下。倚仗立云沙,回首见山家,野鹿眠山草,山猿戏野花。云霞,我爱山无价。看时行踏,云山也爱咱。

抖擞了元亮尘,分付了苏卿印;喜西风范蠡舟,任雪满潘安鬓。

乞得自由身,且作太平民;酒吸华峰月,吟泺水春。而今,识破东华梦;红裙,休歌南浦云。三十年一梦惊,财与气消磨尽。把当年花月心,都变做了今日山林兴。

早是不能行,那更鬓星星。镜里常嗟叹,人前强打撑。歌声,积渐的无心听;多情,你频来待怎生?自高悬神武冠,身无事心无患。对风花雪月吟,有笔砚琴书伴。

梦境儿也清安,俗势利不相关,由他傀儡棚头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云山,隔断红尘岸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也不学严子陵七里滩,也不学姜太公磻溪岸,也不学贺知章乞监湖,也不学柳子厚游南间。俺住云水屋三间,风月竹千竿。一任傀儡棚中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身安,倒大来无忧患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分享

【原文】往常时为功名惹是非,如今对山水忘名利;往常时趁鸡声赴早朝,如今近晌午犹然睡。往常时秉笏立丹墀,如今把菊向东离;往常时俯仰承极贵,如今逍遥谒故知;往常时狂痴,险犯着笞杖徒流罪;如今便宜,课会风花雪月题。

【译文】在朝时必须卑躬屈膝,秉笏侍立,处处仰人鼻息,动辄得咎,而辞官后悠然轻松,自在飘逸,如在世外桃源。

【原文】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。出因云晦明,云共山高下。倚仗立云沙,回首见山家,野鹿眠山草,山猿戏野花。云霞,我爱山无价。看时行踏,云山也爱咱。

【译文】白云飘来,山势迷濛,景物更佳。白云飘去,山色晴明,美如图画。山因云来云去忽明忽暗,云因山势的高低忽上忽下。我倚着手仗站立在高山云海之中,回头看见了山那边的风景:野鹿在山草丛中安眠,山猿在野花中玩耍。我爱这变幻迷人的云霞,爱这秀丽的山峰,它的富贵无法估计。我边走边看,那云山对我也充满爱意。

【原文】抖擞了元亮尘,分付了苏卿印;喜西风范蠡舟,任雪满潘安鬓。

【译文】 暂无

【原文】乞得自由身,且作太平民;酒吸华峰月,吟泺水春。而今,识破东华梦;红裙,休歌南浦云。三十年一梦惊,财与气消磨尽。把当年花月心,都变做了今日山林兴。

【译文】 暂无

【原文】早是不能行,那更鬓星星。镜里常嗟叹,人前强打撑。歌声,积渐的无心听;多情,你频来待怎生?自高悬神武冠,身无事心无患。对风花雪月吟,有笔砚琴书伴。

【译文】 暂无

【原文】梦境儿也清安,俗势利不相关,由他傀儡棚头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云山,隔断红尘岸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【译文】 暂无

【原文】也不学严子陵七里滩,也不学姜太公磻溪岸,也不学贺知章乞监湖,也不学柳子厚游南间。俺住云水屋三间,风月竹千竿。一任傀儡棚中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身安,倒大来无忧患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【译文】 暂无

【原文】往常时为功名惹是非,如今对山水忘名利;往常时趁鸡声赴早朝,如今近晌午犹然睡。往常时秉笏立丹墀,如今把菊向东离;往常时俯仰承极贵,如今逍遥谒故知;往常时狂痴,险犯着笞杖徒流罪;如今便宜,课会风花雪月题。

【注解】早朝:文武百官于破晓前在殿廷前等候着朝拜皇帝,叫早朝,又叫待漏。秉笏(hu):捧着笏板,笏板即手板,用于记事,便于殿前奏报。丹墀(chi):帝王殿前的红色石阶。如今把菊向东篱:借晋陶渊明《饮酒》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诗意,表示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。往常时狂痴:过去头脑痴傻。笞(ch)杖徙(xi)罪:古代的刑法。笞:用竹板打;杖用棍子打;徙流:流放到边远地区。课:先拟定题目然后按题作文赋诗。

【原文】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。出因云晦明,云共山高下。倚仗立云沙,回首见山家,野鹿眠山草,山猿戏野花。云霞,我爱山无价。看时行踏,云山也爱咱。

【注解】去沙:犹言如海。山家:山那边。家,同“价”。行踏:走动、来往。咱:自称之词。前四句由文描写山高云深的景色。高山之上,云雾缭绕,山色因云彩的飘忽不定而忽明忽暗,忽隐忽现,云彩则因山的高低不同而有上有下,错落分布。这种在自然赋予的奇特景色,在作者笔下得到了生动表现。四句中每句都嵌入“云”、“山”二字。但因为在组合、安排上有变化,所以句式并不呆板,反而由于“云”“山”两字的反复出现,使语言的表现力得到了加强。

【原文】抖擞了元亮尘,分付了苏卿印;喜西风范蠡舟,任雪满潘安鬓。

【注解】 暂无

【原文】乞得自由身,且作太平民;酒吸华峰月,吟泺水春。而今,识破东华梦;红裙,休歌南浦云。三十年一梦惊,财与气消磨尽。把当年花月心,都变做了今日山林兴。

【注解】 暂无

【原文】早是不能行,那更鬓星星。镜里常嗟叹,人前强打撑。歌声,积渐的无心听;多情,你频来待怎生?自高悬神武冠,身无事心无患。对风花雪月吟,有笔砚琴书伴。

【注解】 暂无

【原文】梦境儿也清安,俗势利不相关,由他傀儡棚头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云山,隔断红尘岸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【注解】 暂无

【原文】也不学严子陵七里滩,也不学姜太公磻溪岸,也不学贺知章乞监湖,也不学柳子厚游南间。俺住云水屋三间,风月竹千竿。一任傀儡棚中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身安,倒大来无忧患;游观,壶中天地宽。

【注解】 暂无

张养浩

张养浩

张养浩(1269—1329年),汉族,字希孟,号云庄,山东济南人,元代著名散曲家。诗、文兼擅,而以散曲著称。代表作有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等。[查看详情]

注释

①笏(hù):古代大臣上朝时拿的手板,可用以记事备忘。丹墀(chí):皇帝殿前的台阶。

②如今把菊向东篱:此句是借陶潜《饮酒》诗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句意,表示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。

③往常时狂痴:过去头脑痴傻。

④笞(chī):用竹板打。杖:用棍子打。徙:流放。

⑤课:先拟定题目然后按题作文。

赏析

作者在《雁儿落兼得胜令》中描述了为官时与退隐后两种不同的生活情况。全曲用对比的笔法,形成强烈反差:在朝时必须卑躬屈膝,秉笏立丹墀,处处仰承权贵意志,如对朝政有所论谏,则可能被判刑。辞官后的生活却悠然轻松,自在飘逸,人如在世外桃源中。这种比较完全是来自作者本人的亲身体验,因而对当时社会现实黑暗的批判格外有力,态度也极为鲜明。

连用五个“往常”“如今”表现作者自己的隐居完全出于本心,并非模仿古人,表达了作者在选择人生道路时的那种特立独行、超群脱俗的精神和旷达的内心境界。

鉴赏

这是张养浩写的一首小令。“双调”是北曲中宫调的名称,“雁儿落兼得胜令”是带过曲的名称。小令中的带过曲是作者填完一个曲调以后.如果意犹未尽,可以再选择一两个宫调相同而音律恰能街接的曲调继续填写(中间空一个字)。在这里,就是作者在填完“雁儿落”这个曲调后,觉得还有话要说,便继续填写了“得胜令”,故名“雁儿落兼得胜令”开头四句为“雁儿落”,以下句为“得胜令”

雁儿落”四句是对自然景色的纯客观的描摹,起笔突兀,没有什么铺垫,一下子便将一幅青山为底,云开雾合的大写意画呈现在人们面前:“云来山更佳,云去山如画,山因云晦明,云共山高下。”作者没有单写云之虚无飘渺或山之峻峭挺拔,而是从云与山的映衬关系中写云山的变幻,展现其动态美。一“来”一“去”,大开大合,变化仿佛在一瞬间,区区二字就表现出云雾山中景象万干、多变易变的特点。时而云来山没,一片迷茫,如入仙境,这是一种虚幻美,时而云去山现,青山苍翠,纤尘不染,这是一种清透美。青山在云海中浮沉,自云青山间飘忽。山因有了云而不再是静止的山、凝滞的绿,更显出峻峭挺拔;云因有了山,而不复虚无缥缈,更显得妩媚柔美。石与山相互映衬,虚虚实实,共生共长,既飘渺又不失凝重,既沉重又不失变化,均衡而赋予动感。

接着的“得胜今”转到写作者观赏云山的感受“倚杖立云沙”一句写柱杖观云的情态。“云沙”就云,“沙”字是词曲中的语气词,作者柱杖登山,可见山之大,路之艰,从中透露出作者兴之高,“倚”、“立”中显出一份从容、闲适、迷恋之情。归隐之后,没有杂事纷扰,作者毫无牵挂地在山中游赏,所到之处美不胜收,且山中云起雾涌,变化常在瞬间,真可谓一步一景,稍一分神使会丢失一份美景,于是作者常驻足远眺,沉醉其间,久久不肯挪步。站在云海中,看云山之变幻,便也有了种腾云驾雾、飘然欲仙的感觉、神驰遐想后,蓦地回过头来看山:“回首见山家。野鹿眠山草,山猿戏野花。”“山家”就是山,“家”同“价”,和“沙”一样也是语气词。和翻腾的云相比,山也自有其美:荒山野岭,人迹罕至,茅草满坡,野花遍地,小鹿在草丛中打盹,猿猴在花丛中嬉戏,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一种远离尘世的野趣。一切都是那么静穆安谧,与物欲横流、你争我夺、追名逐利的尘世形成强烈的对比。至此作者不由地发自肺腑地感叹道:“云霞,我爱山无价”云霞多么绚烂,山色多么美丽,一切都令人公旷神怡,身临此境,还有什么烦恼可言,和这自然的闪闪水水,一草一木相比,尘世中的黄金万两、高官厚禄算得了什么?这种与鹿猴为伴、草木为友、纵情山水的乐趣,实是一种无价之宝,世上又有几人能够享受?

片言只语的感叹,透出极大的满足、作者依依不舍,边走边看,即景生情,真如辛弃疾所说的那样: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((贺新郎》),原本是纯客观的无生命的云山也仿佛有了生命,与作者的感情相应和,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挚爱山水的人:“云山也爱咱。”作者的爱不再单方面的情思,而是`与山水共鸣、合二为一了。到此,山中行乐图收卷了。但若再反观起首的“雁儿落”四句,则纯客观的描摹也变得不再纯客观,在有情人眼中,云山是在为“我”而舞,与“我”为伴,和“我”共流转了。

是不是作者真的就此迷恋山水,消极避世,不问世事呢?看来也未必如此。在另首《双调·雁儿落兼得胜令》中,他说:“也不学严子陵七里滩,也不学贺知章乞鉴湖,也不学柳子厚游南润、俺住云水屋一间,风月竹千竿,一任傀儡棚中闹,且向昆仑顶上看。”在寄情山水之时,也许他正在登高望远,“冷眼向洋看世界”呢?难怪数年以后,他又奉沼出任陕西行台中承去账济灾民.并写出了《山坡羊·渝关怀古》那样关心民生疾苦的不朽之作,吟出了“兴,百姓苦!”那样的千古绝唱呢?